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如何服侍客人

2020-05-27 02:46:07


「我叫你不再穿衣服,难道你没有听到吗?」玉妮娇声说道:「如果你怕羞,那你可像刚才一样,你偷偷摸进来的时候,就是躲在那屏风后边。」

玉妮一边说,一边回过身来,用手指指她那背后的屏风。

玉妮身体一转动,胸上那对坚挺挺的豪乳,又随着颤动跳荡,直把伟强看得目也呆了,不知所措地顺着她的手指,脸红红地望向那屏风。

玉妮说毕,并走上前一步,将伟强已穿上的衣服,重新解下来,掉在一旁,娇声地说:「像你这样的雄伟,相信美美是喜欢你的」

「她会喜欢我,喜欢我什么?」伟强在玉妮美丽而迷人的胴体诱惑下,由得玉妮去把那件衣服除下,茫然地问道。

「美美会喜欢你这里的」玉妮说到这襄,突然伸出纤纤玉手去偷袭,握着伟强那软化了的武器,微微的用力握着。

「哎哟,不要握。」伟强如触电以的嚷叫着说:「有什么好握呢?」

「不单我喜欢握,我相信。美美也喜欢呢?」玉妮一边说,一边微微用力捏着,一上一下的捏着,渐渐的,伟强的宝贝又开始慢慢硬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大得连玉妮的纤手,也仅盈握,一阵炙热,直传透玉妮的掌心,使玉妮有一阵莫名其妙的快感。

「得得」门外又响起美美的敲门声,同时,美美并有点儿生气地说道:「怎么了,你不愿我进来吗?是不是,玉妮。」

「来了,来了,不要大吵小嚷的,谁说我不欢迎你这个骚狐狸来呀」玉妮慌忙松开握着伟强的手,一边应着走动,一边向伟强打了个眼色,叫他躲藏到屏风后面。

玉妮用手去开门,伟强见状,慌忙俯下身,三步并作两步的,闪进屏风后面。

当伟强身体进入那屏风后的同时,玉妮已经把门打开了,美美一闪而入,即看见了伟强那个白白的屁股,不禁的「哦」了一声,随即说道:「啊你这个骚货,原来养着个小白脸,正在颠鸯倒凤,怪不得这么久才开门让我进来了。看你的样子,好像已经获得了满足了,是不是呢?」

玉妮是对她笑笑,并没有答话,随即把门关上。

「你看你,满脸春风,又全身精赤溜光的,哦你那骚洞湿淋淋的,一定刚刚让男人给干过,还在里面射精哩看?都溢出来了。」美美看着玉妮那具赤裸得一丝不挂的胴体笑着说道。

「小白脸,你见鬼,你看看屋内除了你与我两人之外,还有谁人在呢?」

「你看地上,衣物凌乱,秽点处处,假定你刚才不是做过那回事,又怎会弄成这个样子呢?」美美打趣地说道。

「谁说我收起了一个小白脸呢?」玉妮娇声说着,并神秘地一笑。「啊这里有问题」 玉妮正欲说下去时,看见美美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屏风走过去,便慌忙阻止她,说道:「喂,你干什么的,看你,全身湿透了,还不把衣服脱下,等会着了凉,可不是玩的。」

「我在捉鬼,刚才你不是说,屋内没有其他人吗?但我进来时,明明看见有一个大屁股,隐没在那后面。」美美说时,又向那屏风走去。

「喂,你这个人真是,说话糊里糊涂的,你怎么看见一个大屁股」玉妮叫住美美说:「是不是你眼花,见了我的屁股而误会了。」

玉妮说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垂下头来,不敢与美美的目光接触。

「你不要再说了,其实,我在门外时,看见你这么久也不出来开门,与以前一听到我的敲门声,便连忙来开门,欢迎我进来,与你学做那种事,情形完全不相同,所以我在你的门外」

「你在我的门外做什么呀?」玉妮急问道。

「在房门外早已猜到你,可能与一个小白脸,正在作出出入入的那事儿了,而且,当我一进来的时候,即见一个屁股闪进那屏风后了。」

「而且」,美美继续说下去:「见你地上衣物凌乱,秽点处处,如此一来,更证明我想没有错误,而且看你急成这个样子,而又春风满面,你还说不是收起了一个小白脸吗?」她满有信心地说着。

「怎会呢」玉妮呐呐的说:「我一向与你感情很好,同时,你不是不知道,我是讨厌那些男子的,而且,在夜总会的那些所谓拜倒者,其实都是想占有我的肉体,同时,我半个男朋友也没有,你不是不知道的。我又那来个小白脸呢?」

玉妮仍否认地说。

「那么,你为什么又不让我到屏风去看看呢?」美美说着,又欲举步走去。

「那有什么好看呢?而且,你也不是没看过,那屏风后除了挂置我一些乳罩三角裤外,什么也没有了。」玉妮仍然阻止美美说。

此时,躲在屏风后的伟强,听到美美与玉妮两人的对话,知道美美要进屏风看看,早已吓得脸青唇白,他连衣服也不曾穿回,依然赤裸着身体,站在屏风后震颤不已。

此时,美美更不理会玉妮的反应加何,三步并作两步的,一个箭步,​​冲到屏风后,但屏风后全无灯光,一片黑暗。美美一走入屏风后,即伸出纤纤王手,一手握着正在震颤不已的伟强的手臂,便欲把他拉出来,但被伟强一手挣开了。

美美「呀」的一声叫道:「哼,你是什么人?」

说时,又欲伸手去拉。但正在此时,赤裸着的玉妮已走进来了,对美美望了一望,又望望伟强,一言不发的,重又走开,也不去理会两人怎么搅的了。

此次,美美可学乖了,她一手执着伟强的头发,便头也不回,拉着伟强向屏风外就走,伟强的头发被揪着,痛苦难当,也就顺着美美,跟着走出屏风外, 见玉妮站在一角,望着他发出邪淫的微笑。

美美拉出伟强之后,回过头来,随即哎哟的大叫一声,慌忙将揪着伟强头发的手松开,目瞪口呆的,惊叫一声,合不拢嘴来。

原来,当着美美回身向伟强一看时, 见一个赤裸的男子,那「宝贝」高高的竖起着,有如一把银的,向她指住,而且,大得惊人,虎虎生威的。

而伟强也看到发呆,因为美美,刚才被雨淋湿衣服内,应红的地方红,应黑色的显得黑,若隐若现,又玲珑浮突,倍觉诱人。

美美略一定神,回头对站在一角的玉妮说道:「好呀你好呀好了,你现在有了小白脸,,你明明是收着一个小白脸在寻开心,还对我说谎,以后可不需要我了」

美美说完,转身就要向外走。

「你不要走,听我说好不好?」玉妮伸开双手,阻止着美美离去,如此一来,玉妮便有如大字形的,面对面的站在伟强和美美的跟前,使年青的伟强,看得血脉汾张,若不是碍着美美在场,他真会扑上前去,搂着玉妮发泄心中的欲火。

「听你说什么,你既然有人替你服务,还用得着我吗而且」美美说到这里,回过头来,向伟强望了一眼,然后继续说:「而且他是活的,更有真实感,怪不得你连门也懒得开了」美美依然气愤愤地说个不休。

「你,你不要误会呀」玉妮急忙解释说道:「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今天才认识的,那里能说我收着一个小白脸呢?」

「哼,鬼话,谁相信你的话,今天才认识,那么,你两人为何都脱得一丝不挂的,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孤男寡女,一室相对。还有好事干出来?」美美愤然地说着,同时回头望望伟强,内心也不禁砰然心动,不期然的涌起了一阵奇想。

因为,伟强著实有过人之长,他他的男根粗大得有如儿臂似的,高高竖起着,头岳岳,气昂昂,好不威风,又似择人而食似的。郝淫的美美看了,怎又不教她心动呢?不期然的又多望了一眼。

美美与玉妮两人,一向都是非常要好的,为了解决性生活,在相处日久之下,遂又干起同性恋来,而且还买了一具代用品,作那假凤虚凰那回事来。

所以,美美看到了伟强那个结实的身体,又看到他那巨大而坚硬的「宝贝」,真使她产生了又爱又恨的感觉。爱是爱伟强的「宝贝」,恨的当然是恨玉妮,既然有这样的一个活的,真实的伟强,也不告诉她,背着自己而偷偷的独自去一享受。

因此,当玉妮告诉她,她与伟强今天才初认识,她便说什么也不相信。

「你听我说好吗?」玉妮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让我慢慢才告诉你吧,不过,假若你高兴的话,你是可以玩一份,加入我们的造爱行列呀」

玉妮说时,偷望了美美一眼,看她的反应加何。

美美听了玉妮这么一说,内心不禁一喜,情不自禁的由内心笑了出来,但她却默不作声,双眼又偷望了伟强一眼。

玉妮把美美的反应看在眼内,但即并不将之说破,并有意为难地说道:「怎么样,美美难道你下喜欢不高兴吗?或是怪我说错了话?」

「这个,这个不是这个。」美美呐呐的说不下去,并羞怯怯地垂下头来,与刚才凶惡惡的样子,截然不同。

「你是说,不中意吗?美美」玉妮有意为难地说道:「是不是你不中意他,而依然中意那具胶制的代用口品呢?」

「不是这个意思」美美慌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找的意思是,这个怪难为情的,而且,既使我中一意他,不知他喜欢不喜欢我呢7」

「哈哈,你这个人居然怕起羞来了,那么我问你,当你与客人交易时,如果也像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够脱下衣服呢?」玉妮道。

「那可又不同了,而且,现在他已脱得一丝不挂,赤裸裸的,连那处也是高高竖起来,怪难看的嘛」美美说。

「哈哈,你说难看吗?等会儿你尝试过了,就会爱不释手的了,说不定,你还会大叫心肝宝贝呢」玉妮取笑地说道。

「呸,玉妮,你取笑我?」美美说。

「哼,你先别嘴硬,等会儿看你的吧。」玉妮说道:「难道你没有看见,伟强的宝贝,是那么的粗大与坚挺,而且高高的竖起了吗?」

「大又怎么样,他不会中看下中用,正式银样腊枪头吗?」美美说:「你看他,痴痴呆呆的站着,看他一点经验也没有,那又有多大能耐,支持多久呢?」

当美美与玉妮两人正在谈论之际,说到这里时,两人同时回过头来,突然发觉不见了伟强。

「哎哟,他妮?他去了那里。」玉妮微微吃惊地说道:「快,快点去找他,看他是不是走了。

玉妮说时,连忙在屋里乱找,由东找到西,但始终不见伟强的影子,急得团团转,顿足娇声说道:「都是你,都是你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我不理你,你还不快点找。」

玉妮说时,不断的扭动着娇躯,胸前双乳,也随着一震一震的跳荡着。

美美看了玉妮一副焦急的情形,也不禁笑道:「你急也没有用,人家已经走了,还说什么呢?」

「不,他不会走的,一定还躲在这里。快,你快点替我找找看。」玉妮说时,也管不得身上一丝不挂,爬在地上,四处乱找,美美立在一旁发笑。

其实,美美内心也焦急的,因为,刚才当她看见了伟强那具超人的宝贝,也真正撩起了欲念,也想尝尝箇中滋味。

玉妮找了好一会儿,立起身来,搔头搔耳,突然,好像突有所发现似的,慌忙走近大门,欲想去开门看看,连她自己身上赤裸着也不知道。

「啊」玉妮惊叫一声,慌忙重把门关上了,突然双又手不期然的掩着自己胸前那双豪乳。

「你怎么了,玉妮,老是大呼小惊的,找到了他吗?」美美问道。

「不,还没有找到他。」玉妮说道。

「那么你为什么呼叫呀」美美说道。

「因为因为当我开门时,隔邻的一个男子对我目光光的望着,起先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后来自己一看,才知道自己身上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的。」玉妮说道。

「哈哈。」美美说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连自己衣服还没有穿也不知道,赤条条,随处乱跑,那又怎么会找到他呢。现在,让我告诉你呢」美美说。

「告诉我什么,快点说吧。」

玉妮焦急地说:「你是不是知道他在那里,不要指三瞎四的了,你如果知道他在那里,你还是乖乖早说好了,找到了他,大家有得开心,如果迟了,他走了,岂不是大家也得不到好处?」

「你找过的地方,告诉我吧。」美美好整以暇地说:「如果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光着屁股,乱跳乱叫,不是办法的,依我看,他不会逃在屋外的。 」

「那么,你认为他躲在那里?我什么地方也找过了,差不多每个角落也找过,但依然见不到他,究竟他走到那里呢?」玉妮说。

「你有找过你那个大衣柜内吗?」美美问道。「找过了,我不是早已说过,什么地方也找过了吗?」玉妮焦急地说。

「哦我想,他一定不会在屋子之外,他一定还在屋里,问题是他在那里。」美美附在玉妮耳边,轻声说,神情也显得有点焦急。

因为,当她见到伟强之后,心底确实起了一阵欲念。而且,需要之情,越来越大,欲火正慢慢升起,那一小三角地带,也源源流出水来,需要急速去填塞它,将那个已经流出潮水的洞口,填满它,让它不再流出潮水来。所以她现在听玉妮说什么地方也找过了,依然不见伟强的人影,也急得团团转。

玉妮与美美两人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她不自禁的,内心也就莫名其妙地焦急起来了,楼上露出失望之神色。

「啊,我想到了,他一定是躲在那里,一定是了。」玉妮顿有所觉以的,就在自言自语。

「藏在那里,他究竟是藏在那里?」美美现在也莫名其妙的,紧张的向玉妮追问。

玉妮见美美这副神情,便有意捉弄她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刚才你不是说过,不喜欢那个小伙子吗?你还说,他的「宝贝」,虽然是真实的,活的,有生命的,但是却认为,还是你不知由那里弄来的塑胶代替品,来得有趣哩为什么,你现在却紧张起来,了,是不是你也起色心了。」

玉妮笑嘻嘻的说着,美美听了,脸红红,扭呢地说道:「你这算是报复了是不是,还是你不舍得,将那小子与我共享,有意独占,所以用说话难住我了是吗?」

美美说时,脸上微露出不愉快的神色。

玉妮见状,恐怕事情闹大了,大家也不好过,慌忙说道:「我是说笑而已,你又为什么这样紧张呢?」

玉妮说时,并用媚眼飘了美美一眼,看她的反应加何,见美美并不是真生气,这才继续说道:「不要再说了,我们还是快点去找他出来吧。」

「嘘不要这样大声说话,不然,让他听见了,又会躲到别处了。」

玉妮扭转身过来,用手指按在那两片红唇中对美美说,当她扭转过来时,胸前豪乳,也随着一摆,荡一荡的震动,似乎在向美美招手。

「你还是脱掉身上的湿衣吧。不然,着了凉可不是说笑的。」玉妮望着美美她那全身衣服刚才在门外被雨水湿透了。

美美在门外被雨淋得遍身湿透,胸前双乳,若隐若现,的确令人看了,为之魂荡魄销。

「是,你说得对。」美美一边说,一边脱去身上湿衣,不一会,已脱得一丝不挂,回复到大自然,赤裸裸的与玉妮相对站着。

「好了,现在就去找他吧,你认为他究竟躲在那里呢?」美美一边用着毛巾抹自己湿淋淋,赤裸得一丝不挂的胴体,一边问道。

「哦照我想,刚才,我什么地方也找过了,可以说,差不多连地板也翻转过来,但依然找不到他,现在,我想起来了。刚才还有一虚地方没有找过。我柑信,他一定是躲在那里了。一定没有错的。」玉妮说道。

「他究竟是躲在那里呢?你说了大半天,老是说不出攸现在究竟在何虚,老是那里那里的,真令人气恼。」美美将水拭完,身上的毛巾,随手向旁一掉,便大声问道:「你还快点说吧别吞吞吐吐的了。」

「嘘不要大声,你附耳过来,让我告诉你,等会我们两人,台力将他揪出来,好好的整冶了一番,使他非向我们求饶不可。」玉妮说时,并发出得意的娇笑。

玉妮与美美细声说了一会儿后便向浴室方向走去。

「美美你看,浴室的门关上了,他一定躲在里面。」玉妮满有把握,轻声对美美耳边说。

玉妮与美美对望一眼,便合力把门「砰」的一声推开,已见伟强穿回衣服,惊惶的躲在浴缸内。

玉妮与美美把伟强拉回厅中,伟强惊恐得连声求饶,玉妮与美美心中暗笑,玉妮故作严肃地说道:「伟强,如果你再不听话,我就去报警。」

伟强一听,更加惊恐,便说:「我不再走了,你们叫我做什么我都肯,玉妮小姐,请你不要报警啦」

「不报警也行,那就要看你服侍得我们舒服与否了。」

玉妮说着,并向美美抛了一个眼色,美美现在身上也是一丝不挂,而且轻倚墙边,姿态幽美。伟强也正好抬头,看见美美的的酥胸上有一对比玉妮更大的豪乳,也不由得不看呆了。

因刚才惊恐过度,没有注意到,现在伟强看得目不转睛,老是盯看美美的胸脯,而他的宝贝也立时作出了反应。美美与玉妮当然注意到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发出淫笑,而美美已忍不住,向伟强作出主动。

美美向伟强上下侵袭下,年青的小伙子,火气十足,怎又经得起两个一丝不挂,赤裸的胴体所诱惑呢。而且,全身上下的被美美石膏像般的胴体磨擦着,又教他怎经受得起这样的刺激呢?

所以,伟强的「宝贝」,慢慢的开始发硬,使美美看了又爱又怕,因为,它有如发怒的毒蛇般,昂头吐舌,像是择人而噬,又像是示威似的,好不威风。

玉妮本在一旁静着,但始终也忍不住,立刻加入,三条肉虫,便互缠一起,难分难解。

伟强此时可真正忙透了,因为,上面的背部,受到玉妮那对富有弹性,而又饱满的两个豪乳,不停的摩擦着,而下面则是被美美在抚摸捏弄着,令伟强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

虽然,刚才伟强已经在玉妮的肉体上第一次受到人生的真正乐趣,首先尝到男女间的欢乐。但他终究是个血气方刚年青的小伙子,那又怎经得起,与自己赤耳贴在一起的美美与玉妮,多力诸般挑逗引诱呢。

所以,起先地的一双乱翻乱摆的一对手,现在,一只手却慢慢的,摸向美美那肥而浑圆的臀部,一下一下的轻牡的抚摸着,而另一只手就向玉妮的豪乳摸去。

伟强对性毫无经验,也不懂得怎样再进一步, 好任由两个女子摆弄与分享。玉妮的一双白嫩的玉手,有如魔术师似的,一撩一拨,又像音乐指挥似的,一上一下,不停的挥动的,把伟强的大肉棒,左摇右摆,右摆左摇的舞动着,弄得伟强的欲火,继续高涨起来。

此时的伟强,早已被玉妮引得血脉奔流,在一前一后的攻击下,怎能不使他欲火中烧,而急需获得解决呢?本来,伟强是想先在美美身上获得解决的,因为,在她未进来时,他已和玉妮干过一番,但现在玉妮则站在自己面前,正紧紧的搂着自己,用她的身体向自己磨动,令伟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郡受到强烈的霞撼。

于是,伟强略一腾身,他的宝贝,「霍」地一声,对玉妮先进攻下去,并且连续的挺着。而美美则好在一旁欣赏着他们,看她们进入神仙境界,自己也可稍作休息,准备等一会儿再全力以赴。

「哎哟」玉妮猛不及防,被伟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玉妮这时已是欲火高烧,她便趁势搂抱伟强躺在床上,并且主动地工作起来。

伟强现在仰卧着,任由跨坐在身上的玉妮去施为,自己也乐得休息一下,以助恢复体力,然后再向玉妮反攻。

虽然如此,伟强的一双手,也并不闲着,他分握着玉妮两个硕大豪乳,一捏一搓。而玉妮一经伟强如此抚摸后,磨动的动作越发快了。

起先,她跨住韦强的身上,但自经哇伟强一旦挑捏其乳尖后,动作突然加快起来,但见她双膊密密耸动,动个不停,面露疲态。

伟强则好整以暇,任玉妮去磨动,玉妮活动了好一会儿后,呼吸越来越急促,气喘加牛的,哼个不停,但她的动作,也没有因为自己气喘而停下来。相反的,越来越加快频率,娇喘声使人听了,为之魂夺魄荡,倍感迷人。

最后,玉妮真的支持不住,她筋疲力歇的,有如玉山颓倒,整个胴体,扑卧在伟强那健硕胸脯上,深深的嘘了一口大气之后,随即急促的喘着气。

由于玉妮的呼吸太过急促的关系,胸前两个豪乳也随着一吸而缩,一呼而张,如此川流不息,伟强所感受到的,是自己胸脯上,有两团温暖,软中带硬,而硬中富有弹性的球型东西,正在一缩一挺的,在向他挺撞着,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你疲倦了吗?」伟强说,一双手轻轻的在她那肥大而白晰的臀部上抚弄,而且贪婪地的,望着她那双豪乳的一超一伏。

玉妮是点了点头,并不答话,她是下停的在喘着气,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实在支持不住了,你的宝贝实在过于粗壮。」

「好吧,现在让我来吧,相信你会获得更大的乐趣,更能领受到人生的真谛,享受到我给你的快乐。」

伟强说毕,也不理会玉妮肯是不肯,把两只结实而有力的手,绕过玉妮的蛮腰,用力去抱她,一个大翻身,两人的位置倒转过来,伟强那硕健的躯体,将那具石膏像似的胴体,结结实实的压着,继续用劲的干起来。

玉妮因为经过刚才一阵的疯狂行动,早已筋疲力竭。同时,她确实喜欢伟强这样对她。因此,她一动也不动,任由伟强去摆布。

伟强那巨型的身体,结结实实,将她重重的压着后,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伟强要欣赏玉妮那种动人而富诱惑性的娇喘,地用自己双手支撑着,腑视着玉妮那对起伏不停的乳房,加上呵气加兰的娇喘。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伟强开始动作了,他先是一下一下,慢慢的动着,后来便川流不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哎呀,我我好舒服哦快点吧。」

玉妮说着,双手不停的,紧紧的搂着伟强,口中不停的嚷叫着,发出呵呵而迷人之声。

伟强经不起玉妮这种淫声浪调,果然如猛龙活虎似的,他不停地,猛烈地,向玉妮暴雨狂风的进攻。

「啊啊」玉妮口中不断的,发出那种无字之言,加上两人呼吸的急促声,混成一片迷人的声浪,玉妮与伟强两人,顿时陷入欲海之高潮,互作舍生忘死的搏斗,互相缠绵,滚作一团。

此时,美美在一旁,看见玉妮与伟强两人那引诱的动作,内心的一点欲火,又不禁慢慢的高烧起来,她慢慢的抬起身来,双目不移的,望着玉妮与伟强两人的动作。

伟强继续向玉妮采取一连串暴风雨的攻势,猛力的冲撞,令得她死去活来。玉妮微开着双眼,发出诱人的声音,同时有节奏的,依着那种迷人而美妙的声音,急促的呼吸喘着。玉妮的冲动,越发越来得厉害,已到一发不可收拾了。

伟强不断的,猛力攻势,拼命的冲撞。老于经验的玉妮,知道将会是什么一回事,忙说道:「不行,不行,你不能这么快。」

「玉妮,不得了,我实在忍不住了。」

「不行,不准这样快。」玉妮媚着双眼说。

「哎哟,我真的忍不住了。」

伟强说时,随即好像是注射似地往玉妮的阴道里射精了。玉妮的感受和快乐,实非笔墨所能形容,她感到一度热流,由他插在她阴道里的龟头不断地输入体内,直透丹田,舒服极了。

玉妮全身不禁抽筋一般的抽动着,有如虚脱似的。直到高潮渐退,才像风暴过后一样,由灿烂变为平静。

伟强伏在那具石膏像似的胴体上,一动也不动。两人的动作静止了以后,仍然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回忆着刚才的情境,对于在旁观看得痒痒的美美,浑然不知,正所谓真是不知人间何时何世。

「拍」一声,随即闻到伟强「哎哟」一声大叫,惊破两人好梦。

「为什么打我?」伟强转过头来,瞪大了眼,狠狠的望了一眼身旁的美美。

原来,美美看到伟强狂暴的与玉妮搏斗了一番,恐防伟强再没有精力留给自己,便起了醋意。所以,美美在恨极加上欲火难消之下,便用力狠狠的,在伟强那个朝上的臀部,大力地拍了一下。

「哼,谁叫你这样偏心。」美美愤愤的说道:「刚才你对我,却没有像对玉妮的热情加火,竟抛下我,先跟玉妮干起来。」

「嘻谁叫你未能先挑起我的欲火。」伟强嘻皮笑脸的说。

「那你是说我功夫不够吗?」美美说:「你又没有试过,怎知我不行?」

「呵原来是这样。好吧,既然你还没有领略过我宝贝的厉害,等我歇过了,教你尝尝滋味吧。」

「你的宝贝已经软化了,又怎能再来第三次呢?」美美说。

伟强听得美表这样说,便不理会还在矫喘连连的玉妮,爬起身来,就扑向美美的肉体上。伟强一个饿虎擒羊,双手按住美美的香肩,整个人便想压下去,他要鼓其余勇,去挽救在欲海中的美美。

但美美却挥手一推,将整个伟强推到在地,并娇声说道:「干吗?你想怎样?」

说时,并移动臀部,向后挪开。伟强扑了个空,也不肯罢手,他一个鲤鱼打滚,掉过身来,捞向美美胸前两个肉团,触手之处,但觉软绵绵的,而又富有弹力。

美美原是恨他的,本欲一手将他推开,但奇怪的是当伟强的手,一按在她胸前那最敏感的地方后,便有如触电似的,全身为之一麻,浑身酥软无力,那只本已举起的手,也软软的垂下,不知是不欲推开,还是真的无力。

伟强一边搓捏着她的胸脯,一边笑吟吟的说道:「怎么啦,我早就说你舍不得推开我的了。」

伟强说着,也跟着大力搓捏着她饱满的乳房。

美美闻言,轻轻的看了伟强一眼,说道:「谁需要你了,别发白日梦了,快点拿开你的手,不然,我又要打你了。」

「你就算打我,我也非摸不可,而且,正叫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呀」

「油腔滑调。」美美娇声地说,但她已经没有再推开伟强的手,任由地去抚摸着。

伟强摸了好一会儿,慢慢的将一条大腿,跨在美美的玉腿上,压住而擦动着,又伸出一只手,在那个石膏像似的肉体周围移动,上上下下的摸个不停,摸得她全身也松软了。

「现在你觉得舒服了点吧?」伟强说时,并用他的宝贝,微微的用力向美美进功。

「哦插进去吧我那里空虚得很,而且有似痒非痒的感觉,请你快点给我充实一下吧、」美美说着,一边用力搂地的臀部。

伟强这时也兴奋了,于是地对准了滋润的肉洞口,拼命的向前采取行动。

「哎哟」美美痛极而惊呼道:「快点退出去,哎哟痛死我,不要你主动了,由我指引着你慢慢的来吧。」

伟强撤退了之后,任由美美去指挥,慢慢地两人也欲火如焚,又需要来一个大解决才能平静了。

「我的宝贝够厉害吗?」伟强问道,并用手抚摸那两个软绵绵而有弹性的胸脯。

「不但厉害,而且惊人。」美美说:「在我所见过的,你是绝无仅有的了,好了,我们继续我们未完的工作吧」

于是,美美马上用仙人指路法。伟强经过一轮强劲地进功之后,又在美美的肉体里射出一次精液。两人紧紧才的搂着而睡。

一觉醒来,已是早晨九时了,伟强急急起身,整理好衣服,向玉妮与美美两人告辞回家。在归途中,伟强笑意满面,因为他已经第一次尝到性爱的滋味,而又得到如此美满的感觉,使他回味无穷。

而玉妮和美美也非常满足,长久以来的空虚,昨晚也得到尽情的填补,所以,两人放伟强回家之后,又相拥着再度进入甜甜的睡梦中。

玉妮说毕,扭动着那个白屁股,一扭一扭的,向里面走去。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

暴力强奸
点击:6309-2301:00跟嫂嫂的偷情乱伦
点击:11304-2200:50女神受难
点击:5607-0703:21没穿内裤的淫荡女
点击:11303-1420:34淫虐的味道
点击:14009-1000:40雨宫一彦的性福生活
点击:707-0601:47面奸魔事件簿之三
点击:8811-2501:24我与寡妇姑姑和亲家母
点击:1505-2502:43车祸强暴事件
点击:2005-1602:56母亲被六人轮奸
点击:11710-2002:11口爆程思怡
点击:5207-0403:07奸淫女军官
点击:8211-1501:22职介所老板与打工妹
点击:3006-2702:57我的处女膜在公车上被捅破1
点击:1206-1802:56人妻教师的淫乱
点击:19908-1802:32欲淫巧奸
点击:2806-2303:324个女大生被强奸
点击:12203-2000:56【PUB的狩猎】
点击:11404-2416:46变身之路途1
点击:6608-1500:14在海潮声中的强暴
点击:3107-0303:40被人强奸的滋味
点击:17201-0501:51女律師在電梯里被姦
点击:3707-0202:58网咖干幼女1
点击:9503-0200:07芙蓉姑娘
点击:16209-0911:10冬夜的人妻
点击:1906-1202:13酒醉后狂干女秘书
点击:8804-1800:42星矢小宇宙
点击:706-2002:38奸淫周涛
点击:906-0800:42何处为生
点击:10112-1918:03堕落新篇
点击:8205-1802:52莎拉小姐姐的第一次
如何服侍客人,骚妇在家,骚妇在家干啥,骚妇在家拍照,骚妇在家热舞,骚妇在家偷情做爱视频
骚妇在家是一个以图片和视频介绍成人影视男人爱看的东京热四大丝袜美女都叫什么,乱伦大杂烩,骚妇在家天堂的网站,男人都爱成人影视上的内容。
TOP反馈